走在友好的朝拜路上_青春脚印,不是国外

人物白描 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 新能源科学与工程 赵家鑫

大学,可能是会让每一个没上过的人向往憧憬,让每一个从这走出的人无比怀念的地方。这里,有我们最美好的年龄,这里,有我们最美好的青春。

图片 1

“希望每个人都走在自己的朝圣路上!”

但现在,大多数人的大学生活没有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曾经热血沸腾,想要进各种社团,轻松拿下英语四、六级,想要考研读博出国留学,顶上所有光辉,让别人羡慕到避着你走。但现实,却是逃课睡觉打游戏,吃饭逛街各种玩,手机成了自己的命,床像磁铁石一样无时无刻不吸引着你。虽然活成了时间的奴隶,却并不以为意,想着别人都这样,为什么我要活的那么累。当初的豪情壮志,早就被风吹的越来越远了。

 
传说有一种鸟,一生只会落地一次。当它落地之时,亦是它慷慨赴死之日。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,自己在寻找什么,明天会飞到哪里,何时又会坦然面对我们的一生,承担过去,接受明天,到达终点?

有时候你会觉得他活泼开朗,有时候你又会觉得他难以捉摸;你看见了他在老师同学面前灿烂的笑容和始终昂扬的精神,可你却没有看见他深夜里如何拖着疲累的身躯继续奋斗;有人说他积极的追求成功,可他说:我追求的不过是自己的人生。不奢华、很实诚,不激进,但激愤,这就是赵家鑫。

如果我们这样走下去,以后的现实社会,会狠狠的抽我们一耳光子。然后我们才醒过来,啊,原来我已经毕业了,已经没有时间来给我挥霍了。然后在找工作时才发现,原来我在大学学会的东西那么少,悔恨会像蛇一样紧紧缠绕在你身上,有窒息的感觉。

 
我已是第四次到拉萨,内心仍然无法迷恋上这座城市,有种拒绝,不愿靠近。或许是存在着恐惧,也可能有许多的不甘。心里微微的疼痛,那些所有存在于路上的时光,终究葬送在了这座城市。

图片 2

这,是我们想要的人生吗?

  日光总是倾城。

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

其实,大部分人都知道对于错,好与不好,但却并没有朝着那个方向去走。因为自己没有勇气,没有面对他人不解与嘲讽的勇气,因为自己没有信念,没有坚持到最后的毅力,没有抵御外面诱惑的意志。所以,我们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。

  行人匆匆而过,来到的,离开的。

每个人都在人生路上追寻,企图写下一片灿烂的青春华章。可是,又有多少人,被生活、偏见,抑或是自己的怯弱阻挡,放弃了儿时童真或豪情万丈的梦想。赵家鑫,一个坦言不愿屈服于生活的条条框框的人,有着一个梦:把每一天都尽力过成生命中不可抹去的一天。就像尼采所述: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。

大学那么美好,我们为什么要错过这生命的精彩?尼采说,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。那浑浑噩噩度日的我们,辜负的又岂止是生命?

图片 3

深思尼采所言,赵家鑫坦言:“遗憾是有的,每日‘起舞’不敢当,不过我对自己过去的十九年光阴是满意的。”2014年,他告别高中繁重的学业,来到了大路条条的大学殿堂。大一时你在做些什么?加入学生组织、参加志愿活动、进入辩论队、加入跑虫俱乐部……这些赵家鑫都体验了;但你跑过马拉松吗?你骑过川藏线吗?……这些都构成他的不同寻常。问他这些经历给他带来了什么,他答:坚毅。

每个人都那么不完美,但每个人都又那么追求完美,我们,怎么忍心让自己这么平庸无聊的活着。这,不是我们想要的。

 
藏漂的人们,三五成群的坐在大昭寺广场,他们的目光不知道望着何处,远方,或是心底?还有朝圣的老人和孩子,总是用虔诚的姿势,匍匐于这片土地。

大学生活就像一个万花筒,璀璨多姿,又令人眼花缭乱。想要从这纷杂的丛林中,找出一条属于自己的主线,不可谓不难。大一一年的尝试与打拼,渐渐让家鑫心中的“主线”清晰起来,这其实就是坚毅的来源。“我知道了我想要的是什么。体验了很多东西,浪费了不少时间,不过正如一位人文学院的老师所说,人生路上,倘若没有走过一些枝枝杈杈,是很难找到自己的道路的”。

有人说,入睡是对第二天的等待和祝福,一个人一再推迟入睡时间,某种程度上暗示着他对生活有挫败感与怀疑:“这一天天的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所以,我们不要觉得不熬夜不通宵玩的大学不叫大学生活。带着自己的梦想,带着对第二天的期待,早早地让自己休息。

 
我们也不知道自己会飞到哪里,经过怎样的路途,最终又将要停留在何处。经幡仍然在飘扬,不停歇的转金筒,一如我们沉甸甸的心,风一吹便不知道要飘向何方。

致我们永不逝去的青春

生命那么美好,生活那么精彩,我们为什么要活的那么苟且,我们也有诗和远方。所以,去热烈的追求自己想要却不曾拥有的东西吧,不要终其一生都在羡慕和向往别人的生活,带着勇气与自由,去寻找梦中的童话与城堡,美丽的活着。

—end

“青春有界限吗?我想是没有的。”这是家鑫今年暑假完成川藏线的骑行之后发出的感慨。川藏线,也许大家都有所耳闻,甚至期望自己有一天能去那里看看。但赵家鑫不只是想想而已,他在青春华年中踏上了征程。

文/曲晓飞 图/网络 编辑/韩小忆

  余人师兄和阳哥,有一家幻想家客栈。

全长2140余公里的川藏线,家鑫用了25天的时间征服了它。整个过程说难不难,说易不易,最重要的是一份毅力。

投稿邮箱:itangdian@qq.com

  Tomorrow和骑行看世界的猪,有一家好吃的木屋。

每天清晨起床,开始洗漱、吃早餐,之后把沉甸甸的行李绑缚到车后架上,就这样,一天的行程便伴随着早上八九点流转的空气开始了。中午时分,他需要寻找吃午饭的地方,运气好的话能碰到路边的农家饭店,来一份炒饭或者炒面便幸福满满;但更多的时候是没有这种好运的,川藏线上人烟稀少、物资匮乏是真实的存在。因此,家鑫每早就会备好一天的干粮,及时的补充能量,防止上述情况。吃完午餐,小憩片刻,就得赶紧开始下午的骑行,到达当日的停靠点时往往已经晚上六七点钟了,他便赶紧在村里找一家“旅馆”歇息下来。晚上,或与他人谈天说地,或是记录一天见闻。之后,无尽困倦袭来,他便在酣甜梦想中期盼第二天的奇妙旅程。

图片 4

在一样的日程里,遇见不一样的风景,也要面对不尽相同的难关。从攀爬高海拔山脉到穿越湍急小溪,从一望无际的高原草甸到天寒地冻的皑皑雪山,从绵绵不绝的瓢泼大雨到乒乒乓乓的颗颗冰雹,美景与艰苦并存,身在地狱,眼在天堂!他说:“西藏是一个能让你静下来的地方,她就像一个姑娘,一个清新的脱俗的姑娘。你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,没有任何杂念,你会发现她是那么的圣洁、善良、真挚。”

 
我们住进了拉萨幻想家客栈,也是从认识余人师兄开始的缘份。一个转角错落的因缘,经过时间的发酵,便酝酿出了这么一个故事,融入了我们的青春,茫然,坚决和倔强的旅行。

川藏骑行留给他的东西很多,他说:“如果你真的想听,我能给你讲一天。但就算我讲得天花乱坠,若你不去实践,我的也只是我的,你依旧什么都没有;我希望用我的经历带给别人走出去的勇气。”

  过往的时光显得有些泛黄,犹如脑海里的记忆碎了一地。

“孤独”是我青春路上的伴侣

 
那是去年的八月底,我们还在成都,我们还在二师兄青年旅舍。一群天南地北的小伙子陆续到来,让我们的小院顿时热闹了起来。

每一个伟人或必然或偶然都有着特立独行的一面。家鑫不是伟人,却也一直透露着一点点的特立独行。

图片 5

不迎合大众观念,选课不看老师给分多寡、教学是否严苛,完成作业不走捷径等等,这些是家鑫在大学以来一直坚持的事情。他认为学习本身不在于分数的高低,而在于你学到的知识。

 
川藏线,骑行。成都到拉萨,二千于公里。他们要踏上一条异常漫长的路途,用自行车的方式,去追逐,或是寻找各自内心不同的远方。

他说他不愿为别人而活,他渴望追求自己独立的价值。成功地活在他人的观念中,活在社会的观念中,不会成为他的方向。因此,忍受‘孤独’、享受‘孤独’是他人生的必修课。在集体的思维之外,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思考、追求与坚持。家鑫说:“‘孤独’是我青春路上的伴侣。”

 
不知道去哪里,就去远方吧。不清楚前路去往何处,那就上路吧。找到了,丢失了,遇到了,离开了,明天的事,谁又能够清楚的结论?

如今,19岁的赵家鑫在他自己的朝圣路上勇往直前。他说:“希望每个人都走在自己的朝圣路上!”

 
余人师兄,便是这样一个人。于是,他就和几个小伙伴,毅然的踏上了远方。每一个人一转身,便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人或事,所以有人原地恐慌,也有有人决绝离开。

 
九月一日,我送别他们。年轻朝气的气息,溶于他们转身离开的背影。我简单的挥手告别,不带一丁点的声音。我终是知道,他们会聚,会散,会历经内心的千百次的磨难。变得更为强大,或是更加脆弱。

图片 6

 
十月二日,他们终是到了拉萨,这趟旅行的目的地。这座城市对于很多人来说,即使终点,也是起点。如同凌晨的大昭寺,有人在虔诚的转圈,有人仍然沉睡于梦中。

 
许多人会选择短暂的停留,而后告别这座路过的城市,也有人再也离不开,走不了,停留了下来。余人师兄,Tomorrow,阳哥和骑行看世界的猪,他们便留选择留在了这里。

  余人师兄和阳哥开了一家客栈,他取名叫做幻想家客栈。

 
拉萨一个小小的角落,他们两个将自己的幻想安顿于海拔三千七百米的拉萨,藏在了蓝天和白云之下。

 
一群特立独行的人,陆续聚集于这里,他们的人生轨迹,在这里有了一个交集点。即使短暂的碰触,当我们的人生,有了彼此分享路上的故事,我们的内心就变得更加的丰盈,人生变得更为生动。

图片 7

  Tomorrow和骑行看世界的猪,他们开了一家小吃店,好吃的木屋。

 
紧临幻想家的好吃的木屋,支撑着他们青春的梦想,一如当初他们选择踏上川藏线,没有选择转身离开,他们就这样深深的扎进了拉萨这片土地。

 
一碗面,一家小店,如同他们一路走过来的川藏线,倔强的将自己平凡的人生,晾晒于这座日光倾城的城市。生活渐行渐远,偶有起伏,也泛起丝丝波澜。

图片 8

 
如今,余人师兄在拉萨结识的女孩,已是有了他们即将诞生的宝宝,阳哥也有自己的女友。幻想家仍然是人来人往,大家总是短暂的停留,而后继续活在路上。

Tomorrow和他的女友,还有小猪和他的女友,也在这座城市相守着他们的梦想,还有他们那一家独一无二:好吃的木屋。

 
我们总是在原地等待,渴望着不可及的明天,有一个人一件事,突然的出现,或是发生。猛然间,用力打破我们一潭死水的生活。

 
我们需要踏上的旅行,将是我们目光所不及的路途。我们将要到达的远方。不是远方,而是走进我们浓烈的生命。近一些,暖一点。

  这是几个骑友的故事。

  什么时候,我们会出发?

  什么时候,我们终于到达?


图片 9

图片 10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龙八黄金版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